股票代码大全最新_中国上交所a股中小板股票代码大全分类

上证:
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证券,根据上交所“证券编码实施方案”,采用6位数编制方法,前3位数为区别证券品种,具体见下表所列:001×××国债现货;110×××120×××企业债券;129×××100×××可转换债券;201×××国债回购;310×××国债期货;500×××550×××基金;600×××A股;700×××配股;710×××转配股;701×××转配股再配股;711×××转配股再转配股;720×××红利;730×××新股申购;735×××新基金申购;737×××新股配售;900×××B股。
沪市A股票买卖的代码是以600、601或603打头,如:运盛实业:股票代码是600767。中国国航:股票代码是601111。应流股份:股票代码是603308。B股买卖的代码是以900打头,如:仪电B股:代码是900901。
沪市新股申购的代码是以730打头。如:中信证券:申购的代码是730030。深市新股申购的代码与深市股票买卖代码一样,如:中信证券在深市市值配售代码是003030。
配股代码,沪市以700打头,深市以080打头。如:运盛实业配股代码是700767。深市草原兴发配股代码是080780。
深证:
以前深交所的证券代码是四位,前不久已经升为六位具体变化如下:深圳证券市场的证券代码由原来的4位长度统一升为6位长度。1、新证券代码编码规则升位后的证券代码采用6位数字编码,编码规则定义如下:顺序编码区:6位代码中的第3位到第6位,取值范围为0001-9999。证券种类标识区:6位代码中的最左两位,其中第1位标识证券大类,第2位标识该大类下的衍生证券。
第1位第二位第3-6位含义
0 0 XXXX A股证券
0 3 XXXX A股A2权证
0 7 XXXX A股增发
0 8 XXXX A股A1权证
0 9 XXXX A股转配
1 0 XXXX国债现货
1 1 XXXX债券
1 2 XXXX可转换债券
1 3 XXXX国债回购
1 7 XXXX原有投资基金
1 8 XXXX证券投资基金
2 0 XXXX B股证券
2 7 XXXX B股增发
2 8 XXXX B股权证
3 0 XXXX创业板证券
3 7 XXXX创业板增发
3 8 XXXX创业板权证
3 9 XXXX综合指数/成份指数
2、新旧证券代码转换此次A股证券代码升位方法为原代码前加“00”,但有两个A股股票升位方法特殊,分别是“0696 ST联益”和“0896豫能控股”,升位后股票代码分别为“001696”和“001896”。股票代码中的临时代码和特殊符号临时代码新股:新股发行申购代码为730***,新股申购款代码为740***,新股配号代码为741***;新股配售代码为737***,新股配售的配号(又称“新股值号”)为747***;可转换债券发行申购代码为733***;
深市A股票买卖的代码是以000打头,如:顺鑫农业:股票代码是000860。B股买卖的代码是以200打头,如:深中冠B股,代码是200018。
中小板股票代码以002打头,如:东华合创股票代码是002065。
创业板股票代码以300打头,如:探路者股票代码是:300005

微软云平台Azure推出以太坊权威证明算法

据报道,新的以太坊网络算法将以“更有效”的方式为私人或联盟网络构建去中心化应用程序(DApps),并且“所有共识参与者都是知名且信誉良好的人士”。

与Azure上的现有协议——工作证明(PoW)相比,权威证明算法基于区块链上已批准的身份或验证器,并且在完成交易时不需要竞争。

Azure平台上的新以太坊产品具有许多功能,可确保其运行正常且安全,例如身份租赁系统,Parity’s web-assembly{{1}}支持,Azure Monitor和治理去中心化应用程序(Governance DApp)。

身份租赁系统旨在确保当每个成员拥有“冗余共识节点”时,没有两个节点可以对应相同身份。即使在虚拟机{{2}}(VM)或中断的情况下,系统也能够提供身份保护,因此新节点“可以快速启动并恢复先前节点中的认证身份”。

Parity’s web-assembly支持旨在简化构建智能合约的过程,使客户能够使用更熟悉的语言编写合约,而不必再用以太坊区块链上现有的Solidity编程语言。也就是说,开发人员现在可以用C,C ++和Rust等语言编写去中心化应用程序。

Governance DApp旨在简化参与联盟过程中的投票和验证者授权。启用这个功能,开发人员可以隐藏除对象之外的所有相关数据,以降低复杂性并提高效率。

与此同时,Governance DApp还将确保每个联盟成员都能掌控自己的密钥,继而完全保护用户所选钱包上的签名。

微软在2015年底首次宣布推出基于以太坊的Azure云计算平台。而Azure成立于2010年,提供微软运行数据中心的全球网络,用于开发、测试、部署和管理应用程序等服务。

今年6月,R3区块链联盟宣布,与39家全球金融公司一起在微软Azure上运行了总共45个节点,成功测试了了解你的客户(KYC)应用程序。

一种新的编码方式,具有紧凑的二进制格式,可以接近原生的性能运行,并为诸如C / C ++等语言提供一个编译目标,以便它们可以在Web上运行。[[1]] [[2]]通过生成现有操作系统的全新虚拟镜像,所有操作都是在这个全新的独立的虚拟系统里面进行,可以独立安装运行软件,保存数据,拥有独立桌面,不会对真正的系统产生任何影响,而且具有能够在现有系统与虚拟镜像之间灵活切换的一类操作系统。

深入了解:为什么以太坊节点同步这么慢?

此文中,我们会来看看同步以太坊节点过程中,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细节?

同步以太坊节点,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每个和以太坊接触的人都对这点感觉很不爽。

timg_副本

目前以太坊钱包默认的同步模式,叫做快速同步。和从创世区块开始,重新处理所有的转账不同(这会需要好几个星期),快速同步下载区块,然后只是验证和工作量证明相关的数据。下载所有区块是直截了当的,但是快速过程会相对快速地重新组成整个区块链。很多人错误地认为,因为他们有区块,所以在同步。

不幸地是,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因为没有任何转账被执行了(也就是说,为了验证区块链的有效性,没有转账进行),所以我们没有任何账户的状态(也就是,余额,记录,智能合约代码以及数据)。这些需求被分开下载,而且会和最新的区块交叉检测。这个部分叫做状态前缀树的下载,而且它实际上和区块下载同时运行;同时它比下载区块要花费更长的时间。

所以,什么是状态前缀树?在以太坊区块链主网中,有无数的账户,这些会追踪每个用户的余额,数据等等,

这些账户本身是不足够去运行节点,他们需要和每个区块进行加密连接,从而节点能够验证账户没有被欺诈。这个加密连接是通过在账户上创建树状的数据结构来完成的,每个层级都和下面的层级连接,然后和更小的层级连接,直到你达到单个根数据。这种庞大的数据结构包含了所有账户和中间的加密证明,被称为状态前缀树。

那么为什么要提出这个问题?这种树状的数据结构是几百万个很小的加密证明相连接的、为了获得同步节点,你需要下载所有账户的数据,同时这些加密证明也会验证网络中没有任何东西尝试去欺骗你。这本身已经是非常夸张的数据了。它变得更加混乱的部分是这个数据不断地变化:每个区块(15秒),大约有1000个节点会从树状结构中删除,然后大约有2000个新节点会添加。这意味着需要同步数据库的节点正在以每秒200次的速度改变。最差的部分是让你在同步的时候,网络还在往前推进,并且你开始下载的状态也许会在你下载的时候小时,所以你的节点需要一直跟着网络进行,同时还需要获得所有最近的数据。但是当你实际上获得所有数据的时候,你的本地节点不能使用,因为它不能加密证明任何账户的任何信息。

如果你看到主网后面有64个区块,你还没有完全同步,甚至还差的很远。你只是完成了区块下载的部分,仍然在进行状态的下载。你可以通过无穷无尽的Imported state entries […] ,来看到你自己的状态。当你的节点在线之前,你也需要等到它们出来。

Q:节点只是取决于输入的状态? A: 节点不会暂停,它只是不会提前知道整个状态前缀树有多大,所以它会一直进行直到发现和下载了整个数据。 原因是以太坊区块中只有状态根部,根节点的单个哈希。当节点开始同步,它会完全直到1个节点,并且尝试下载。那个节点,可以对标高达16个新节点,并且尝试下载那些。随着我们继续进行下载,大多数的节点会和新的节点对标,而且我们那时候还不知道它们。这就是为什么你需要想想,为什么它会卡在同样的数字。随着时间,节点是在发现和下载树状数据。

Q: 我卡在了主网后的64个区块? A: 就像上面解释的,你不是卡主了,是刚刚完成了区块下载阶段,正在等待状态下载完成。这部分花费的时间,比下载区块要长很多。

Q:为什么下载状态需要花费这么长时间,我有很高的带宽? A: 状态同步是受制于磁盘输入输出,而不是带宽。 以太坊的状态前缀树包含了几百万个节点,大多数会是按照单个哈希对应至多16个其他哈希。在磁盘上,这是很恐怖的存储方式,因为其中几乎没有结构,只是随机的数字来反应甚至更多的随机数字。这会让底层数据库变得混乱,因为它不能优化存储以及使用任何有意义的方式来寻找数据。

不仅存储数据是非常不理想的,而且由于每秒200次的改变以及对过去数据的修改,我们甚至不能下载,这是一个正确的预处理方法,使它更快地导入,而底层数据库不太多。最终的结果甚至是快速的更新导致很高的磁盘输入输出费用,这对于机械硬盘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

Q:这么说,我不能用硬盘驱动器来运行全节点? A: 很不幸地是,确实不可以。在硬盘驱动器上进行快速同步,比起你等待目前的数据,会花费更多时间。尽管你确实等待了,硬盘驱动器也不能跟上主网转账处理的读写需求。

但是,你应该能够使用硬盘驱动器在轻客户端使用,因为会最小化对系统资源的影响。如果你想要运行全节点,那么固态硬盘就是唯一的选择。

以太坊虚拟机,你真的懂吗?

区块链是所有数字货币的基础,并且它也是个快速发展的技术,其中会有很多应用或者项目来解决很多问题。作为数字货币爱好者,也许你听过类似智能合约和以太坊虚拟机(EVM)这些概念。但是你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而且是怎么运作的吗?

很不幸,很多人只是知道很少的区块链底层技术。对于我们来说,了解这些应用到底是什么,它们在数字货币的发展中,起到什么作用,这是非常重要的。由于数字货币世界是非常复杂的,我们每次都了解一样东西。

让我们从以太坊区块链开始,特别是来看看以太坊虚拟机。我们都知道,以太坊是首个有专门团队来维护和发展的项目。

那么,什么是以太坊虚拟机EVM? 就好像所有区块链技术那样,以太坊会使用在自己计算机上运行的节点,来保证安全性同时也维持信任。每个参与到以太坊协议中的节点都会在各自电脑上运行软件,这就被称为以太坊虚拟机(EVM)。

首先,以太坊虚拟机会通过防止DOS攻击,来确保安全性,这个攻击是数字货币领域的挑战。其次,以太坊虚拟机会编译以太坊程序语言,并且保证这之间的通信不会有任何的干扰。

更详细地来看,以太坊虚拟机可以很容易就被理解,我们可以当作一个系统用来为以太坊智能合约创建运行环境。我们都知道,智能合约可以让世界各地的人们进行交互和交换价值,并且无需中心化的机构。并且毫无疑问,这个技术会在不远的未来,颠覆很多产业。

同时,我们需要注意到,以太坊虚拟机是在沙盒中运行,这是和区块链主链完全分开的,并且非常适合作为测试环境。因此,任何想要使用以太坊虚拟机创建智能合约的人,都可以在不受到其他区块链操作的影响下完成。

也许你会问:为什么这些测试会在沙盒环境下运行?在沙盒环境下运行测试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如果有错误的代码会让任何智能合约毁灭。而且,沙盒环境会提供无数的机会来学习,提高,然后最终打造稳定的智能合约。

现在我们来深入了解下,以太坊虚拟机和智能合约之间的关系。

以太坊区块链 vs 以太坊虚拟机 vs 智能合约 以太坊区块链有三种转账: 首先,你可以将以太坊从一个转账转移到另一个。这些转账和比特币转账差不多。例如,你可以转账3ETH到房东的账户,作为房租。这些转账记录会包含以下信息:转账发生的时候,会产生时间戳,发出资金者的以太坊地址会作为资金的来源,接受者的地址,当然还有资金的数额。

其次,用户还可以不给特定对象转账。这类转账就是创建智能合约。例如,Jackson和James,他们决定在某种特定情况下,去创建智能合约。这种转账就会包含转出数量以及时间戳。

第三,从外部账户转账到智能合约。每次账户想要执行智能合约,转账就会根据智能合约完成,而且相关的执行规则会记录在数据中,来指导这个合约如何运行。 每次上面的转账发生,网络中的节点就会通过以太坊虚拟机来运行特定的代码。

智能合约的费用 每次运行智能合约,都需要支付给以太坊虚拟机进行执行。这个费用是支付给特定的节点,它们是用来存储,计算,执行和验证智能合约。

每个智能合约的费用是基于每个状态成本来计算的。费用是通过燃料费用来支付的,然后会转换成以太坊。因此,为了执行智能合约,你需要确定需要花费的燃料费用。这个执行过程会在完成转账或者当燃料极限达到的时候终止。这会防止智能合约永远无止境地运行下去。

那么,到底以太坊虚拟机是做什么的? 当以太坊区块链上有转账的时候,以太坊虚拟机会按照下面的步骤来执行: 1.确认转账是否有正确的数值,确认签名的有效性以及是否转账nonce符合特定转账数量的nonce。如果有误差,转账会被作为错误返回。 2 计算转账需要的费用,并且收取燃料费用。 3 执行数字资产转账到特定地址。

以太坊虚拟机会检测,发出者有足够的手续费用,不然转账就会退回。而且转账费用不会退回,这会支付给矿工。

但是,如果转账失败是因为接受者地址有问题,以太坊虚拟机会把发出的资金数量以及相关的手续费,退还给发出者(没有矿工收到费用)。

总结 以太坊虚拟机是以太坊区块链中,非常重要的部分。从本文可以看出,它在智能合约存储,执行和验证过程中,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有了以太坊虚拟机和智能合约,你可以通过简单地点击按键,就可以在全球进行交易,而且还无需任何中介,因此也避免了多余的费用。

总地来说,以太坊虚拟机会是以太坊区块链中最重要的作用,同时会在2018年以及以后,有着颠覆性的影响。

世界银行发行以区块链为基础的债券,改善债券发行方式

世界银行已下令通过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发行一种区块链债券,这可是“世界首创”。

这标志着一些全球最具影响力的金融机构开始利用区块链技术来改善它们的产品。澳大利亚联邦银行已经使用私有的以太坊区块链开发了基于区块链的系统。区块链提供的新债务工具(Blockchain Offered New Debt Instrment,bond-i)将由世界银行在华盛顿发行。

该项目由世界银行牵头,后者正寻求利用区块链技术改善其在世界各地发行债券的方式。

今天,我们通过创建第一个全球区块链债券而创造了历史。世界银行已经授权澳大利亚联邦银行作为bond-i的唯一安排人,这是第一个使用分布式账簿技术的全球债券。——世界银行财政部2018年8月9日

该机构每年发行约600亿美元的债券用于可持续发展。世界银行表示此举旨在探索在不同业务中使用区块链技术。
bond-i是由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的创新实验室区块链卓越中心(Innovation Lab’s Blockchain Centre for Excellence)专门设计和开发的。该部门此前曾在2017年与昆士兰财政部合作在区块链上测试过一种债券原型。

虽然这可能是通过区块链技术发行的首支债券,但它并不是第一个债务工具。西班牙银行集团(BBVA)在7月份签署了一笔价值1.17亿美元的区块链贷款,它希望利用合约提供的透明度和可追溯性。在此之前的4月份,该行还进行了首次“全球企业贷款交易”。

一点遗憾之处

使用私有的以太坊区块链允许债券的创建和管理是一件令人感到非常兴奋地事情。开发团队利用一家律师事务所在平台为债券的发行提供法律顾问服务,并为管理债券的智能合约法律架构提供建议。

此外,微软从架构、安全性和弹性方面对该平台进行了单独的审查,从而为整个项目增加了可信度。澳大利亚联邦银行表示它也愿意探索使用其他区块链平台,同时表示以太坊协议提供了为项目提供动力所需的功能。供职于以太坊基金会的独立开发者Matthew Di Ferrante向Cointelegragh表示,这一举措是银行业及其区块链应用程序使用的第一步。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像债券这样的金融工具很容易被移植到区块链和智能合约中,但即使是对主流金融机构来说它也不是一切。当许多不同的机构和行业都在使用“兼容”的区块链时,真正有用的东西才会出现。

虽然此举无疑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迪Di Ferrante指出了区块链技术的主要原则之一——去中心化。这是项目中可能缺少的一个因素,这将从其中删除透明度:很高兴可以至少在这种情况下看到澳大利亚联邦银行已经建立的系统似乎将由世界银行共同管理并赋予它一定的去中心化,但我更希望看到透明、分布式的项目,即使它是为私有区块链服务的项目。
区块链与加密货币

世界银行和澳大利亚联邦银行正在积极利用区块链技术,但他们完全没有涉及到加密货币。公平地说主流金融机构甚至将加密货币与区块链区分开来,前者被视为该技术的一个不必要的副产品。

当加密货币的使用和可访问性等同于数字凭证时,衡量加密货币被采用的真正标准将是显而易见的。目前许多金融机构在对加密货币保持着漠不关心态度的同时在称赞区块链的优点。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Jamie Dimon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他明确表示过摩根大通将在多个项目中使用区块链技术。他们甚至为p2p和区块链系统申请了专利来方便银行之间的支付过程。

相反,摩根大通在今年2月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表示加密货币对于他们的业务来说是一种“竞争”和“危险”。这可能是对加密货币仍在金融界盛行的冷漠态度的一个主要例子。

为什么选择澳大利亚联邦银行和澳大利亚?

目前尚不清楚世界银行为何选择澳大利亚联邦银行作为这一项目的先锋,但澳大利亚银行区块链卓越中心似乎是一个因素。

如上所述,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的创新实验室负责了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债券的早期原型,这可能对澳大利亚联邦银行为什么被选中参与开发产生了一些影响。

今年7月,该行通过由区块链平台发送和跟踪完成了从澳大利亚到德国的杏仁贸易。

该平台利用了区块链、物联网(IoT)和智能合约为17吨坚果的运输提供了大量信息。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表示该平台面向全球贸易、运营、记录和金融三个领域。用户可以通过区块链平台访问集装箱的信息、任务跟踪和文档。

Youtube 上Datadash频道的创始人Nicholas Merten在接受Cointelegraph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联邦银行已经让澳大利亚在推动区块链的采用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澳大利亚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个耐人寻味的解决方法。由于银行对加密货币犹豫不决,而澳大利亚联邦银行非常渴望去探索区块链技术,他们已经表现出了在现实应用中充当这项技术看门人的明显态度。
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值得引起注意,澳大利亚联邦银行因涉嫌违反反洗钱法律和恐怖融资而成为关注焦点。

是否有什么征兆?

世界银行的这一举动是不会被其他金融业领导人所忽视,这当然也不是我们第一次听金融机构希望使用区块链技术来改善他们的产品。

正如Cointelegraph之前报道的那样,一些全球的主要银行一直在密切关注着区块链领域,就像6月份的Money20/20会议上讨论的那样。

英国央行金融科技部门主管Martin Etheridge明确表示该行并未积极开发自己的DLT,但承认他们意识到了其潜在优势:

我们认识到在分布式系统中存在着弹性的潜力,而分布式支付系统的其他好处是我们希望确保自己能意识到,并将其完全集成到我们当前对自己的基础设施所做的工作中。
最令人困惑的问题之一是为什么世界银行选择澳大利亚联邦银行作为这种基于区块链的债券的发行方,而没有选择像瑞士这样的在采用加密货币方面是最自由的国家。

该国的银行体系受到了一项旨在取缔部分准备金银行制度的倡议的挑战。尽管这一倡议公投最终在6月被否决,但它提供了大量的思考。

瑞士在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支持使用比特币。但瑞士国家银行的Thomas Moser强调了该国对加密货币的冷漠态度:

瑞士非常热衷于加密技术。我们的国家铁路系统将票务机变成了比特币ATM。在瑞士的每个火车站你都可以把现金放进售票机然后将其存入比特币钱包。到目前为止加密货币在瑞士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包容。
在同一个会议上,这些银行的大多数首脑中都相信加密货币不会挑战传统的法定货币。然而一个强有力的主题出现了:如果人们对传统货币和银行失去信心,那么加密货币可以提供另一种选择。

正如Moser所说的那样,世界银行和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的这一举措表明了区块链技术对金融应用的影响:

随着过时的遗留系统仍在给金融业造成堵塞,这一进展可能会敲响警钟,从而让银行意识到这项技术究竟有多么重要。我认为许多机构仍在寻找其系统可以使用的杀手级应用程序。在没有许可的世界里,我们已经找到了相应的应用程序——货币。但是一旦一家公司能够证明区块链可以在私人环境中使用并大幅降低成本的话,那么企业就会争相效仿。
随着世界银行在利用区块链技术改革现有体系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展,其它大型银行来效仿这一做法是否只是时间问题呢?

用粗略的模型估算以太坊的「国家安全价值」

我粗略做了一些计算,好将传统的国防开支与新型网络攻击相比较,让大家了解一二。

美国 2016 年 GDP:18.6 万亿美元
美国国防部 2016 年支出:6,000 亿美元 2016 年
国防开支占 GDP 的百分比:3%
美国网络安全年支出总额:280 亿美元
网络安全支出年增长率:30%
全球股票市场 2016 年的市值:70 万亿美元
用于公共基础设施防御的潜在市场价值百分比:3%
用以太币保存的潜在价值:2.1 万亿美元
这个比较使用了几个大的假设。首先,假设在长期的未来 10 年以上,将有数十万亿美元的全球价值成为代币化证券,这可能包括全球债务、房地产、股票和其他新的本地加密现金流。

它还假设,国防预算的主流支出,将从用于制造实体武器、航空母舰等,迅速转移到网络安全防御。这种数字防御支出与全球「数字化 GDP」的占比是否类似?如果是这样,是否会涉及购买和持有本地区块链资产,如以太币?

如果企业和政府想要利用公共基础设施,但又不想为了保护它而持有价值,这种「搭便车」的问题将如何解决?顺便提一下,琢磨琢磨有多少国防预算将用于开发或购买抗 Asic 技术以确保比特币安全,这也很有意思。

对未来的展望

目前,市场趋向于相同观点,这会对以太坊未来产生价值的潜力产生重大影响。这种把以太币作为「国家安全储备」的思考,其实来自于那种对比特币看多的理论,并且本质上很相似——这种看多比特币的理论认为,比特币将成为一种价值储备手段。

把以太币作为「国家安全储备」来思考,其基础是,以太币长期积累价值的可能性越久,依赖于底层基础设施的经济活动就越多,而这将催生维护以太坊区块链安全性的需求。

当然,如果市场在不久的将来一致相信,以太币永远不会取得价值增值,那么就有可能阻止开发人员和企业在以太坊上创建可带来经济价值的产品,因此也不可能为它提供一个创造需求、并加以保护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以太币作为国家安全储备的潜在价值 以万亿美元计,仍远低于约翰·普费弗 John Pfeffer 预计的 5-15 万亿美元的全球非主权货币储备的潜在市场价值。

毫无疑问,上文提到的这个粗糙的模型存在明显的缺陷。

关于以太坊的可延展性,以及其网络是否能够有效地扩展以满足需求并保持足够的去中心化,仍然存在一些重大争论。然而,在不成为货币价值储存的情况下,考虑最好的用例场景和其他可参考的市场机会,仍然有其意义。

我希望由此能衍生出一些有趣的问题,为这场辩论提供一个不同的角度。例如,在公共区块链之上的总体经济活动中,持有原生资产的占比需要达到多少才能确保其安全?这些问题与以太坊以及以太坊区块链上可能发行的其他资产或稳定币有关。

相对于优化将来在以太坊上的计算量,从而推动更大程度地使用以太币来收取费用,开发人员也许更应该优化在以太坊上以资产形式存储的最高经济价值的用例,哪怕它们产生的费用更少。虽然不像新的去中心化应用那么令人兴奋,但以太坊上的代币化证券有更大的潜力为传统金融机构和国家经济创造「游戏中的皮肤」。

最终,由于价值存储用例通常被视为赢家通吃,或至少是「赢家拿走大头」,因此以太坊支持者需要考虑其他增值途径,而不是指望以太币成为比比特币「更好的货币」,这一点十分重要。

对未来的展望

目前,市场趋向于相同观点,这会对以太币未来产生价值的潜力产生重大影响。这种把以太币作为「国家安全储备」的思考,其实来自于那种对比特币看多的理论,并且本质上很相似——这种看多比特币的理论认为,比特币将成为一种价值储备手段。

把以太币作为「国家安全储备」来思考,其基础是,以太币长期积累价值的可能性越久,依赖于底层基础设施的经济活动就越多,而这将催生维护以太坊区块链安全性的需求。

当然,如果市场在不久的将来一致相信,以太币永远不会取得价值增值,那么就有可能阻止开发人员和企业在以太坊上创建可带来经济价值的产品,因此也不可能为它提供一个创造需求、并加以保护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以太币作为国家安全储备的潜在价值 以万亿美元计,仍远低于约翰·普费弗 John Pfeffer 预计的 5-15 万亿美元的全球非主权货币储备的潜在市场价值。

毫无疑问,上文提到的这个粗糙的模型存在明显的缺陷。

关于以太坊的可延展性,以及其网络是否能够有效地扩展以满足需求并保持足够的去中心化,仍然存在一些重大争论。然而,在不成为货币价值储存的情况下,考虑最好的用例场景和其他可参考的市场机会,仍然有其意义。

我希望由此能衍生出一些有趣的问题,为这场辩论提供一个不同的角度。例如,在公共区块链之上的总体经济活动中,持有原生资产的占比需要达到多少才能确保其安全?这些问题与比特币以及比特币区块链上可能发行的其他资产或稳定币有关。

相对于优化将来在以太坊上的计算量,从而推动更大程度地使用以太币来收取费用,开发人员也许更应该优化在以太坊上以资产形式存储的最高经济价值的用例,哪怕它们产生的费用更少。虽然不像新的去中心化应用那么令人兴奋,但以太坊上的代币化证券有更大的潜力为传统金融机构和国家经济创造「游戏中的皮肤」。

最终,由于价值存储用例通常被视为赢家通吃,或至少是「赢家拿走大头」,因此以太坊支持者需要考虑其他增值途径,而不是指望以太币成为比比特币「更好的货币」,这一点十分重要。

开脑洞:以太坊可用于国家安全储备 其价值或被低估

最近一段时间,看空以太坊的声音非常响亮,除了以太坊目前面临的扩容性难题之外,另外一种颇获认同的观点是,即便以太坊未来保住了最重要的智能合约平台的地位,但是如果以太坊代币ETH 仅作为交易的「Gas」使用的话,其本身很难具有「储存价值」的特性,所以内在价值有限。
在Visa 负责合作事务的加密货币信徒Cuy Sheffield 却提出新的视角:即便ETH 缺乏「储存价值」的功能,但是如果从保护国家安全的角度,或许ETH 的价值是被低估的,因为,ETH 湾区可以在不作为价值储存货币的情况下,积累长期价值。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比特币 Bitcoin 和以太币 Ether 是否有望成为一种价值可能高达数万亿美元的全球非主权货币储备的辩论在日益升温,在一旁围观是件蛮有意思的事。

双方都有非常聪明和充满热情的人参与,但貌似出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转变,这就是以太坊的支持者对比特币的信念正在发生转变,他们认为,比特币更有可能成为稳健货币。

这对智能合约平台的生存能力和安全性提出了重要的问题,因为一个未来的假设场景很有可能是,这些智能合约平台的原生资产或代币,有可能不会成为一种价值储藏型代币,因而不会被投资者持有。

与此同时,我们继续看到以太坊生态系统显着增长,相当活跃 # BUIDLING,其新兴的金融基元和基础设施有望创造巨大的经济价值。关键问题是,以太坊上经济活动的部分价值是否会以以太币的价格体现出来?

Tetras Capital 的创始合伙人布伦丹·伯恩斯坦Brendan Bernstein 最近写了一篇很不错的文章,将此与开源的Linux 社区进行了比较,后者创造了巨大的经济价值,但无法有效地利用它。他认为,开发人员和应用程序不会为原生加密货币创造价值,让原生加密货币增值的唯一方式,是投资者愿意将其作为稳健货币而持有。

(链闻注:布伦丹·伯恩斯坦的此看法与其机构看空以太坊的观点其实一致。伯恩斯坦创立的Tetras Capital 就是最近撰写了看空以太坊的报告,引起巨大反响的对冲基金。详细情况,参考链闻之前的文章「Tetras Capital 深度报告:这五个理由让我们做空ETH」)

对智能合约平台的需求有多大?
以太坊生态系统的增长表明,对智能合约平台的需求可能为新的本地数字金融资产和协议提供动力。如果对智能合约平台的需求持续增长,那么以太坊网络可能支持数十亿或数万亿美元的经济活动。但是,如果以太币不是作为一种价值储存手段,而只是作为一种支付 Gas 费用的商品来使用,那么它的价值可能不会相应地增长。如果它向权益证明 PoS 转移,可能会导致以太坊轻易遭遇攻击,因此不再安全,这就限制了它在许多潜在应用方面的可行性。

多数比特币支持者辩称,智能合约要么是不可行的,要么应该放在比特币之上的第二层。然而,比特币上的智能合约功能可能无法与以太坊这样的图灵完备智能合约平台竞争,即使真有可能竞争,也不会是眼前的事情。

开发人员是愿意等待,在稳健货币之上实现第二层功能,还是忽略长远的原生资产价值问题,继续推进并在像以太坊这样的现有平台上构建?

尽管DApp 作为面向消费者的应用程序的可行性尚不清楚,但毫无疑问,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采用金融基础设施,包括代币化证券、去中心化交易、借贷、预测市场和稳定币。

去中心化的金融应用和服务

所以核心问题是,未来以太坊是否会成为支撑上万亿美元经济活动的关键公共基础设施,而其原生代币以太币却不会成为作为全球性的具有的价值储存功能的货币,被投资者持有呢?

代币化证券的影响相当巨大

作为一个实验,让我们以代币化证券为例。安东尼·波普里亚诺Anthony Pompliano 和斯蒂芬·麦基恩Stephen McKeon 就发行股票作为基于区块链的代币的价值提出了强有力的论据,认为这样可以提高效率并更新基础设施,将数万亿美元的传统资产带入数字时代。我也曾撰文称,审查抵制和不变性对这个用例来说不是必要的,而一个不属于行业内某家公司的全球数据库,可以提供巨大好处。

(链闻注:Morgan Creek 资本合伙人安东尼·庞普里亚诺和俄勒冈大学金融教授斯蒂芬·麦基恩是证券型代币领域最前沿的实践者和研究者。关于证券型代币入吧把传统资产带入数字时代,可以参阅链闻之前编发的麦基恩教授的文章:「证券型代币将完全重塑全球资产市场,你不可不知」)

如果以太坊成为领先的非许可区块链和代币化证券的开放标准,那么将催生以太币作为 Gas 用于转移这些资产的需求。然而,由于第二层的可扩展化解决方案获得了更多的关注,链上交易可能会比较有限。一个常见的看跌理由是,利用这种技术进行传统现金流业务的大型金融机构和公司,可能会将以太币作为「营运资本working capital」,从而带来高速换手率,而这将大大限制其产生的价值。

这一观点将引发一场激烈的冲突,因为它可能会削弱为产品提供动力的基础设施的安全性,从而伤及其核心业务。

以太坊所具有的为传统现金流企业创造经济价值的巨大潜力,是否有可能引申出一个新的论题:即它能否成为关键的公共基础设施?这是否会使它「大而不倒」,作为「国家级的安全储备」,从而保护很大一部分的新数字经济?

网络战的新目标

各国政府已经在国防预算上投入数千亿美元,以保护直接影响国家安全的经济利益。随着网络战成为未来冲突的主要方式,各国政府将投入更多资源用于网络安全 包括防御和进攻,以保护其最有价值的公司和经济系统免受私人和国家的攻击。朝鲜对索尼的网络攻击是这种持续威胁的最新例证。

由于公链可以确保更多的经济价值,对它们的攻击将会增加,这可能对最依赖它们的国家经济造成破坏性影响。

如果在以太坊区块链之上存在显着的代币化证券价值,那么保护该价值不受敌对行为者的攻击将符合政府的利益。当以太坊转向权益证明时,提高其安全性的最佳方法,可能是购买并持有大量以太币,以增加攻击成本。

如果政府、大型金融机构和产生现金流的公司依赖以太坊这样的公共基础设施来维持其经济稳定和盈利,那么它们就有足够的动力买入并持有以太币资产,这不是将其作为货币价值储存手段,而是作为对其数字安全的投资。

这一价值增长可能需要与以太币以外的经济活动的增长成正比,因为攻击所造成的破坏程度将会增加,从而为敌对者提供更大的动机。政府、公司和投资者还可以在这些平台上对经济活动的增长进行投机,押注于从这些大型实体购买更多以太币,以确保这种活动的安全,从而为网络提供额外的利润激励和更大的安全性。

另一个有趣的方面,是探讨以太坊是否能够被政府或非政府组织平台直接用于提供关键的数字服务。像联合国这样的组织已经在试验以以太坊为基础的解决方案,向巴基斯坦的家庭发放援助,还有一个瑞士城市正在考虑使用以太坊为基础的 Uport 进行数字身份认证和投票。

更重要的是,那些饱受过度通胀的法定货币折磨的小国,可能有望转向去中心化的稳定货币,比如以以太网为基础的 Dai。如果这些国家支持的用例中有任何一个切实可行,那么作为其基础设施的以太坊的安全性对于这些国家的安全来说将至关重要,而外国敌对势力可能会试图破坏这种安全。在这种情况下,崩溃可能导致全球经济灾难。

各国央行将如何应对未来的金融危机?依赖于这种基础设施的主要金融机构是否能让各国央行相信,以太坊已达到了大而不倒的规模?

各国政府是否有可能持有以太币?这对以太坊的「审查抵制」这一价值支柱具有重要意义。虽然各国政府想要阻止敌对势力破坏经济活动的攻击,但网络上的「攻击」具有巨大的主观性。政府是否会试图审查他们认为非法的交易,并甘愿冒着让以太坊特性失去信任的风险,并最终导致硬分叉?这些问题还需继续探讨。

以太坊暴跌众生相——有恐慌,有阴谋论,有平常心,也有理想与坚守

周一晚,以太坊大跌13%,当前报259.31美元,创2017年11以来最低价位。 ETH今年以来共下跌约60%,超过了BTC的54%。

今年2月,ETH飙升超过了1000美元,部分原因是许多创业公司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建立了项目并出售了可通过交易获得ETH的代币。加密货币量化对冲基金BloomWater Capital创始合伙人Biswa Das表示,其中一些项目因为担心今年的加密货币熊市,以及为了负担经营费用而变现了ETH。这些创业公司正在筹集大量资金,但由于没有足够的资金管理或现金管理经验,因此抛售得太早,给市场带来很大的压力。

以太坊暴跌,不禁引发市场的恐慌情绪。在下跌中,CNBC Cryptotrader主持人Ran NeuNer在推特上表示,他不做短线交易,而是慢慢买入ETH作为长线投资;他认为,市场会恢复,以太坊基金会可能会有一些大消息发布,时间会证明一切。然后仅仅一个小时过后,Ran再次发文称,当前ETH跌至2017年9月的水平;他不确定市场是否会反弹,但是目前处于超卖阶段。

而专业为交易所提供交易和清算技术的科技公司Cinnober的加密货币主管Eric Wall则对项目方抛售ETH套现颇有微词,甚至抛出一套“阴谋论”。他发文说,当项目方把数百万的ETH卖给ETH的竞争对手(其他区块链)时,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可以先在期货市场做空ETH,然后在现货市场上低价抛售ETH,这样的话,他们不仅可以获得售出ETH的收益,还可以操纵ETH现货市场的价格以利于其做空。他认为,很多以太坊的直接竞争对手都有战略上和经济上的动机来打压ETH价格。

当然,凡事都有利弊。 CCN分析师Joseph Young表示,暴跌就像大浪淘沙,所有的垃圾币和垃圾项目都会被淘汰掉;就像2014年那样,当前的大部分加密货币都将会在未来消失。同时,他也希望投资者以平常心看待,毕竟市场一直以来都是遵循泡沫——崩溃——重建——反弹的规律,这次也不例外。

作为“当事人”一方的以太坊核心开发人员Lane Rettig连发两条推文,从积极的角度看待这次的暴跌,再次强调了开发者的理想与坚守。他说:

“别再谈论价格了。坦白说,如果价格是你关注的重点,那么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你应该回家去。一直以来,我更看好以太坊的技术和社会层面的作用和意义。所有我认识的开发者都是这么想的。”

很快,他在第二条推文中表示:
“现在以太坊的开发者不是为了利益而从事这一工作,而是由于相信分布式网络能赢在未来。我们是布道者,不是商人。ETH更低的价格意味着更便宜的gas,是好事。现在资金问题不对以太坊生态构成威胁,它甚至不在我们考虑的前十个问题之内。一直很看好以太坊这一技术及其在社会层面的作用。”

那么就价格而言,以太坊究竟前景如何呢? BloomWater Capital创始合伙人Biswa Das认为,当前初创公司很可能不会停止套现,但从长期来看,在以太坊平台上进行ICO的持续需求应该会导致ETH反弹。以太坊仍然是初创公司构建基于区块链的应用程序最受欢迎的平台,90%以上的项目都使用以太坊。

他说:

“下跌可能还没有结束。”

亚马逊网络服务推出虚拟货币区块链模板

电商巨头亚马逊(Amazon.com)希望开发人员能够更容易地创建基于虚拟货币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的区块链技术的项目,以太坊应用,以太坊官网也给出了消息。

该公司的云计算部门19日推出了“AWS Blockchain模板”。该产品为用户提供预设的区块链框架,支持两种版本的技术:以太坊(Ethereum)和Linux 基金会的超级账本(Hyperledger Fabric),允许用户构建和和关联自己的区块链分布式应用程序(DApps)。
区块链通过快速创建永久性的、安全的交易记录,消除了对第三方中介(如银行)的需求。

初创公司和大公司都在努力将这项技术应用于供应链管理、金融服务、财产记录和许多其他行业。比特币是区块链的首个应用领域。

IBM是企业区块链开发的领导者之一,拥有相关的云计算服务。该公司在去年第四季度报告称,云计算收入为55亿美元。亚马逊在同一季度的报告称AWS的收入为51亿美元。 Jeff Bezos的公司将于4月26日星期四公布财报。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让中心化的交易所不存在?

以太坊区块联合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在近日接受TechCrunch的采访时,炮轰了中心化交易所,表示非常希望它们尽可能地“在地狱中燃烧” (burn in hell)至消失殆尽。

Buterin认为,有些中心化的交易所通过收取多至1000到1500万美元的费用,来决定哪些数字货币得以被广泛的交易,这是没有道理的。中心化交易所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他们担任了法币世界和数字货币之间的接口的角色,而法币世界只有中心化一种入口。

Buterin重申了他对去中心化的积极立场,补充说,进一步的去中心化才能更好地契合区块链价值的开放性和透明性。

与中心化交易所不同,去中心化交易所(DEX)的构建方式允许用户保留其数字货币和私钥的所有权。不过,去中心化交易所也有缺点,比如,与中心化的同行相比,去中心化交易所相对缺乏流动性。

目前,据CoinDesk数据,以太坊是第二大数字货币,市值约为488亿美元。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到,比特币、以太币等数字货币之所以吸引人,很大程度上是它们宣称自己是“去中心化”的。不过,美国康奈尔大学计算机系的数字货币专家Emin Gün Sirer研究发现,数字货币的“去中心化”背后隐含着巨大的垄断:比特币挖矿前四位的机构占有大约53%的挖矿份额;在以太币的系统中,集中度更高,排名前三的挖矿机构占有61%的挖矿份额。而且,全球56%的比特币挖矿软件和28%的以太币挖矿软件集中在数据中心,显示出比特币的经营更加公司化。

5月,末日博士布鲁尼也对数字货币进行了一番狂喷,称区块链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夸张的技术,“所有去中心化的言论都是胡说八道”。